技术工人缺工问题集中化

2020-08-17 17:16

分析指出,首先,政府层面要积极介入与引导,加强职业教育培训,促进劳资双方建立新型、和谐劳动关系;其次,企业要转变观念,既要做到事业留人、待遇留人、情感留人,还应该在“权利留人”尤其是“维权留人”方面下功夫;最后,从长远来看,产业结构调整不到位,“用工荒”将难以消除,用工荒也在倒逼企业转型升级、实现自我救赎。

据中国广播网报道,当前,中国正在经受“用工荒”与“就业难”的双重煎熬和疼痛,暴露了我国用工政策的诸多不合理之处。要缓解这种结构性的“用工荒”,还须多管齐下。

据公开数据显示,武汉缺工量首次突破10万人,广东缺工量高达120万人,河南一企业月薪5000元招不到软件工程师,安徽用工市场出现“一人难求”局面等。

为了第一时间招到工人,企业使出浑身解数。广东浙江的不少企业纷纷把战场前移,派出招工小分队,驻守在各长途车服务区和火车站。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不少企业老板为招揽工人而费尽脑汁:“老员工介绍新人有奖”、“高管列队向返厂员工鞠躬”……甚至有企业不惜重金在当地报纸刊登“老板喊你回来上班”的广告。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人力资源市场研究室主任陈建辉表示,技术工人缺工问题集中化,主要在于目前人才市场中劳动者技能培养与产业发展不相匹配,高端技术型工种的人才断层反映目前在专科高校等方面的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脱节。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用工荒”的一大背景是人口红利的趋于消失。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15-59岁劳动力年龄人口首次出现了绝对下降,比上年减少了345万人。

业内专家认为,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改变就业观念、提升服务业吸纳就业空间等制度性改革成为破解难题的根本所在。

面对“用工荒”,武汉起点人力资源市场总经理朱运德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分析说,今年困扰企业的“用工荒”,与过去全面用工紧张不同,是一种结构性的紧张,可以称之为“新用工荒”。他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新增岗位有限,目前的用工缺口大部分是由于流动性而造成的季节性缺工,多是普工等基层岗位,主要为服务业。

春节过后出现“用工荒”,这几年来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定律,春节一过就会准时奏效。今年的“用工荒”不仅出现在东部沿海城市,还蔓延到了劳务输出大省安徽、河南等地。

春节过后,用工荒“准时”来袭,广东、江苏山东等多地同时出现了招工难现象,且有从沿海向内地蔓延的趋势。分析指出,产业结构调整不到位,“用工荒”将难以消除,企业只有转型升级才能实现自我救赎。

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则认为,现在总体还是处于“用工荒”的阶段,劳动力市场还没有达到供求比较平衡的状态。大规模的“用工荒”会慢慢消失,结构性“用工荒”会长期存在,比如在制造精密仪器方面,需要高技能技师,这就体现在高技能的人力供给不足。

此外,除了普通工人,“用工荒”还表现在高端技术工人身上。致同会计师事务所最新《国际商业问卷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约三成中国企业表示目前对于熟练工的招聘依然存在较大难度,而高新技术行业如信息技术行业和清洁技术行业则有高达半数企业表示难以招到熟练技术员工。